就只是個看文的

依舊是靠各位太太的糧過活的一天。
底線農農。
好感制霸及社長。
cp磕巨胖、天子及簽證。
oxlxs的cp無感。
佛系更文
正在往勤奮產文的道路上努力。
以上。

【农×你】自然而然

*玻璃渣预警
*配合廖俊涛「自然而然」BGM吃用更佳,在此强烈安利…!!!
*或许会有农农的视角以后随机掉落
*零恋爱&失恋经验,若写得不好望见谅
*对着农农这位大帅哥还是没敢太虐,凑合凑合看吧嘻嘻。
*勿上升谢您,就是白日梦罢了。
*然后我请个假,最近考试

/正文/

00
“或许早就该断,我放不下牵绊。”

                                   --廖俊涛「自然而然」

或许早就该放下,但我放不下你。



01
今天是你思念他的第几日呢。你已经忘了,只记得在他几日没有跟你发消息以后,你亦没有再联系他了。

你俩似乎有着神奇的默契,分手这件事,谁也没提起过,你只是每日都习惯翻翻他的朋友圈和超话,思念亦是日复日地叠加着。

可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你本人并非什么恋爱脑,更是有些讨厌恋爱脑这东西,没有谁没了谁就不能活,地球还是在继续转动的。这是你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02
你拿出手机打算看时间,手下动作却在手机那熟悉的屏保映入眼帘时停住了。

照片中陈立农把头抵在你的肩窝,你们笑得非常灿烂,在此刻你看来那笑容刺眼至极,愰得你直发懵。

你那该死的自尊不允许你落下一滴泪,于是你强装着镇定点开照片库打算换掉屏保。

点开照片库,一大堆你们的照片争先恐后地映入你眼中。回忆席捲如潮水般汹涌而来,似乎要将你溺毙其中。



03
你终究憋不住流下两行泪。

温热的液体滑过脸颊,你无奈,扬起嘴角自嘲地笑笑。…这下倒好了。换什么换,就不该点进来的。

你默默退出页面,然后瞟了一眼时间,深夜四点。

很好,又将是一夜无眠。



04
你想着反正也是闷,便点开了听歌的软件,轻车熟路地点开那个只有一首歌的歌单,播放。

低沉的男声缓缓从手机里传出。

「思念,叠几叠…」

有了歌声的陪伴,似乎也没有这么愁了,你一遍遍着魔似的听着。

你低头小声跟着歌声唱。

“花开几转就散…”

也是时候放下牵绊了。毕竟,没有谁没了谁就不能活。放下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农×你】缘_02

你就这样毫无预兆地撞进那双漆黑的眼眸中。你愣了一下继而迅速将视线移开。他的眼睛真好看,你想。那双明亮的眸子似乎有能把人吸进去的能力,你在心中暗自补了一句。

你扬起嘴角扯出一个礼貌而不失疏离感的笑容,挺直身子朝房间内的人躹了一躬:“呃大家好,我是被老师喊来帮忙想剧本的,请多指教。”你说。

你听见有人窃笑了几声,房间内凝重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轻松起来了,“哎不用这么正式啦。”台湾腔伴着低沉的声线响起,“我叫林彦俊,是戏剧社社长,你好呀。”那人接着说下去。你不着痕跡地打量过对方,视线最终停留在他的脸上没能移开。
怎么个个都这么帅,学校突然多了这么多帅哥吗。你在心中暗暗说。若要说陈立农给你一种邻家哥哥的阳光感觉,那林彦俊给你的就是冷艳酷哥的感觉了。

“对啦,今天只有我们三个哦,其他社员有事不能来。你好呀,我是陈立农,你的同班同学。”陈立农接过话匣,你朝他点了点头。你对他的初印象停留于笑起来总露出两行洁白牙齿,很好看,是你的同班同学,然后--没了。你的思绪飘回来:“哦、哦好,那我们就开始讨论一下剧本吧。”

就这样一个午休过去了,你也跟陈立农和林彦俊混熟了点。你跟陈立农笑着并肩推门走入课室。瞬间你接收到了从课室各处投来的各种目光,有羡煞的,有好奇的。你感到非常不自在,皱了皱眉然后又迅速回复正常。你实在是十分讨厌被人打量,于是强压下心中不喜快步走回座位。

陈立农似乎察觉到了你的异样,晚自习时他跟你原本的同桌调了位置,坐到了你隔壁。未等你开口,他拿出剧本:“呃这里我有问题想请教你。”你愣了愣然后才点头示意他说,姑且看看他到底想要干嘛,你想。

你跟他讨论一番后听见他又再小心翼翼地开口,这次直奔主题:“呃…你刚才是怎么了吗…”你抬头瞟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以示无碍,然后又低头做着自己的事。你并不愿意让他知道背后原由,陈立农见此也不好再问下去,你们维持着这个尴尬的氛围过了晚自习直到下课。

下课后你拿起书包站起来就打算回家,陈立农却喊住了你。“呃…我知道很唐突,但是你能跟我去奶茶店吗?我请你喝东西啊,就当是报答你来帮我们想剧本。”你不禁咧开唇笑出声,看着他的样子又不忍心拒绝,只得点头同意然后跟他一起走。

到了奶茶店门口,你在一旁看着他轻车熟路地跟店员交谈,看着他绽开灿烂笑容,你霎时间竟恍了神。“呐,给你齁。”他拿着一杯珍珠奶茶贴到你脸颊,冰凉的感觉瞬间将你扯回现实。你伸手接过珍珠奶茶,向他道谢过后开始啜饮起来。


“那个…刚才看你心情不太好,希望你喝了这杯珍珠奶茶后心情可以好起来喔。我不开心的话都会喝这个又或者吃点巧克力的。明天见啦!”

你看着他急步离去的背影,心头泛过暖流,心底生出的一点不知名情愫似是在急速生长看。今天这杯珍珠奶茶似乎格外好喝。

【农×你】缘_520番外♡

*发生在你们在一起以后的小故事
*仍然是高中设
*食用愉快




此刻你正坐在学校篮球场边的椅子上,边拿着一杯珍珠奶茶在喝边看书。自从你跟陈立农在一起以后,每天下午坐在篮球场边看他打篮球就成了你午休及放学后的例行活动。起初你还会看着他打篮球的身影看的入迷,又或是偶尔在他看过来的时候朝他微笑以示支持。但时间久了你也开始觉得闷,于是总是拿着书看。所谓看他打篮球,不过就是换个地方看书罢了。对此陈立农非常不满但又不好跟你生气,只好放任着你。




“珍珠奶茶是给我的吗?”




你抬头看他,心下却暗觉好笑。这个傻子,明明都看到你在喝了,分明就不是给他的啦,还问个啥。你想要趁机捉弄他一番,于是将计就计,将珍珠奶茶一把递到他脸前:“呐,给你的啦。”你看见他脸上的笑意好像更深了,你只见他接过你递给他的珍珠奶茶,啜了一口,心满意足地说:“嗯,味道还不错齁。”你被他反常的行为吓到,你只觉脸颊的灼热感愈来愈厉害了,你料想此刻你的双颊该是异常的红,你别过头不敢看他:“好喝啊,那就好啦。”他今天是怎么了啦,以往他明明是随意被撩一下也会害羞的那种人。你左思右想却还是想不通,只好摇摇头不再去想。




你再次抬头看他,却见他已经拿了他的书包准备喊你走了,于是你也收拾好东西,站起来小步跑向陈立农,你笑着挽起他的手臂向前行:“走吧!”




走着走着你们经过一间糖果店,看到糖果和巧克力,你眼都要亮起来了。你正看得入神,陈立农的声音却突然在你耳边响起:“怎么?想吃巧克力吗,可比起巧克力,你不是应该更喜欢吃我吗?”你愣了神,什么…!?你霎时间反应不过来,只呆呆的看着陈立农。任由着他的吻小心翼翼地落在你脸颊上。




“今天是520哦,你真是只顾着看书什么都忘了。”




“我爱你。”




/ End /

是我…!!本人没错了。在屏幕后跳起来那种(bu

极尽贪婪:

是我…。

一个废物:

我本人

千手阁间:

这。。是我了。。。

宇智波七少:

dongio:

这就是我xxxx
转载随意(*´╰╯`๓)♬

【农×你】缘_01

*高中设 主修表演系的农×主修文学的你
*纯粹满足自我幻想的產物,凑合凑合看呗
*可能会是个很长的坑

此刻你正坐在礼堂观看校内的歌唱比赛,你低下头,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指。一个男生站在台上唱着韦礼安的「女孩」,你觉得那男生的嗓音还蛮好听,默默抬首瞟了台上的男孩一眼,嗯?这不是你班的陈立农吗。你扭头看向隔壁坐着的闺蜜,开口问她:“台上的不是咱班的陈立农吗,唱得还蛮不错诶。”闺蜜点了点头:“对,陈立农是咱们学校挺有名的男神,唱歌好听,运动也厉害,最重要的是,他帅啊。挺多师姐妹喜欢他的。”你愣了一下,有很多师姊妹喜欢他?你还真看不出来。闺蜜被你的反应逗笑,无奈地拍了拍你的肩:“你该多留意一下班级的事啦,别总在那埋头看书。”
你闺蜜讲的没错,要不是她半拉半扯连哄带骗的把你拽过来看歌唱比赛,估计你现在正坐在自己位置上看书看得入神呢。


你素来不喜与人交流,更宁愿与书打交道。除去你那位发小,班上同学跟你说的话大概不多于一百句,一般你都只是坐在坐位上一声不吭的看书,风雨不改。你成绩不错,也算是个学霸,只是你那寡言的性子一度让同学以为你有自闭症。直至说话考试后才发现,你并非自闭,只是不爱说话罢了。


比赛看到一半,你猛然想起今天要去戏剧社帮忙想文艺表演的剧本。你向闺蜜道歉之后一溜烟地跑回课室,拿起文具又急忙往戏剧社的方向跑去,心中暗自埋怨接下来几天的午休时间又要没了。


你一把用力推开戏剧社室的门,俯下身来喘了喘气:“呼…抱歉啊!我是不是来迟了…!”虽说你不爱说话,但应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你抬首,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顶着瓜皮头的男生,对方正朝着你笑,笑得灿烂,露出两行洁白的牙齿。你感觉到你的心脏在此刻似乎漏跳了半拍,只半拍。但你清楚知道这是一种久违的,名为「心动」的感觉。


只不过你暂时还未完全沉沦在其中而已。

【农×你】丘比特射穿我的心脏像使用98K

暑假到了,你也终于到了能出外做暑期工的年龄了,由于喜欢大海的关系,你特意找了份沙滩边饮品店的工作。你很幸运,被录取了。今天是你正式上班的第一天,老板早在之前已经将制作饮料的方法都教给你了。你的冲泡天赋出乎你意料的好,并获得老板的青睐。

此时的你正站在吧台前专心致志地调制着一杯水果沙冰,你全心全意的投入在冲调中,唇角不自觉扬起。就连门铃何时响起了你也全然不知。

“呃…姐姐?”

你倏忽听见有人喊你,于是你猛然抬头,映入你眼帘的是一个似乎跟你年纪差不多大的男生,对方顶着个瓜皮头,看上去很乖巧,鼻樑高高的,眼睛大大的,很秀气。你见他咧唇笑了起来,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有几缕光线照进室内,洒落在对方的侧面,一时间,你竟愣了神。你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快速跳动,你脑内很适时地浮出一句歌词。

“丘比特射穿我的心脏像使用98K。”

你知道——你完了。

遇见你我花光了一辈子的运气

#巨胖
#今日份自娱自乐✓
#文笔渣歉
#时间线混乱。

00
-钟易轩最近一直在走背运。

01
-“大胖子我跟你说吼!我最近遇到了一只很可爱的小黑猫哦!它…” 话还没说完,钟易轩脚下一滑,摔倒了。

钟易轩好看的眉梢皱了皱,一句话想都没想便脱口而出。

“咦我怎么不疼呢?”

正奇怪间,一只强而有力的手将他擁入怀。毛不易那肉肉的脸在他眼前突地放大。一句轻轻的话飘入了钟易轩的耳畔。

“大宝贝儿你当然不疼呢,我可正抱住你呢。”

钟易轩愣了愣才回过神来,趕忙推开毛不易,瞪了他一眼才悻悻的说了一句。

“切。谁是你家大宝贝儿了。”

“你说呢?” 毛不易宠溺的笑了笑,轻轻的在钟易轩脸上留下一吻。

……

02
-“毛不易你看!今天天气真好啊!我出去玩喽!” 钟易轩说着便推开了家里的门,一溜烟地奔了出去。

「哗啦」原本晴朗的天在一瞬间中下起了大雨来。钟易轩的心情亦随着天气的变化变得低落起来。一滴又一滴的雨顺着他的脸颊流淌下来。

“我的大宝贝儿,別这样了,回去我陪你玩游戏好吗?” 一把熟悉的声音随着一把伞子从后而来为他挡住了风雨,亦温暖了他的內心。

钟易轩呆了呆,看向背后握着伞的男人,张了张嘴,却又想不出该说些什么话。良久他才勾唇笑了笑,朝着毛不易说。

“切。谁要和你打游戏了。快回去吧。” 钟易轩转身就推着毛不易往回走。

……

03
-“呐钟易轩你的钱包。” 毛不易提着钟易轩的钱包递到自家小孩的面前。钟易轩此刻的样子像是一个小孩儿做错了事一般烧红着脸咕噜了句。

“对不起嘛…”

“算了。人没丟就好。” 毛不易似是不耐烦般丢出一句。

“你就说说吧大宝贝儿,你最近咋都这么背呢?” 毛不易无奈的笑了笑,手顺势就在钟易轩的背上乱摸一翻。

钟易轩也懒得去打掉毛不易那不怀好意的手了,咧了咧嘴,一抹甜美的笑出现在他脸上,把毛不易都看呆了。

未等毛不易回过神来,钟易轩便轻轻的说了句话。

“可能是因为你吧。”

“为了遇见你——我大概是花光了一辈子的运气吧。”

先生你的圣诞礼物已送到!

#巨胖
#各位平安夜快乐吼
#今日份更文
#文笔渣抱歉

-「叮咛」这是钟易轩第十次打电话给毛不易,毛不易无奈的扶了扶额,可还是接通了。刚接通电话,一句话便迫不及待的轰进了毛不易的耳根。

“大胖子你真的不回来陪我嘛…?”

钟易轩失落的话语中竟带着一丝撒娇的味儿,毛不易宠溺的笑了笑,又朝电话那头说。

“易轩乖,我工作完了就回来陪你过圣诞好吗?”

“你说的吼,约好咯!”钟易轩与毛不易再三约定好后才悻悻的挂掉通话。

同一时间电话另一头的毛不易收起电话,只身走在机场的路上,他正准备要给他家的大宝贝儿一个大惊喜呢!正想着,一抹宠溺的笑容又再出现在毛不易那白皙的脸颊上。

-毛不易回到家时已经是深夜了,钟易轩亦已经乖巧地关燈睡下了。毛不易摄手摄脚的摸进了他们的房间,看着床上那熟睡的人儿,毛不易情不自禁的伸手轻拂上钟易轩的脸颊。

床上人儿似是有所察觉般轻嚷了句。“毛不易…是你吗?”

毛不易脸上的平静终于再也按捺不住,他轻轻的将床上人儿拥入怀中,俯身在人儿脸颊上轻印上一吻,如蜻蜓点水般一吻即离。

“嗯,是我”

-“——先生你的圣诞礼物已送到。”

亲亲。

#巨胖
#一直在码的可我拖了好久…
#第一次码巨胖的同人✓
#文笔渣✓ 望海涵✓
#短小小甜饼
#勿上升✓
#食用愉快✓

-「这小孩儿怎这么好看」这是毛不易对钟易轩的第一印象。那孩子的双眸明亮得似是映出了整个世界一般,当然也不例外的勾住了毛不易的视线。

-从比赛看见他的那天起,毛不易的视线便再也没有离开过钟易轩了。真正熟稔了以后更是离谱,跟钟易轩两人出双入对,也是很油腻了。

-“毛不易!毛不易!毛不易!”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毛不易趕忙扭过头去看他家的小孩儿,嘴角勾起了一抹好看灿烂的笑容,唇齿开合间吐出一句话语。“嗯怎么了轩轩,想我了吗?”

-“滚。” 钟易轩利索的翻了个白眼,但他脸顿颊上泛起的一层红晕已经出卖了他。毛不易悄悄的走到他跟前,双手轻柔的拂上钟易轩的脸颊,咪起眼睛,尽是写不尽的宠溺。毛不易那好看的嘴巴凑近钟易轩的耳朵,轻轻的吐出一句话。

-“ 不想吗?”

-“——可我想亲你诶。”